亚洲必赢app绑定账号

吴敬琏编造出一个吹捧资本主义私人企业“有利于改善收入结构”的观点,却不能举出有关经济统计数据或事例,来支持自己的市场经济下民营企业(主流经济学家用“市场经济”、“民营企业”等字眼掩盖资本主义实质)“有利于改善收入结构”的观点;甚至不能用简单道理说明,私有企业是如何“有利于改善收入结构”;更不能说明私有企业到底是改善某小部分人的收入,还是改善企业绝大多数人的收入。

【本文为作者向天空彩票大全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天空彩票大全(www.340ma.com),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吴敬琏多年前主编的工具书,扇了现在的吴敬琏一记耳光--驳吴敬琏私有企业改善收入论

2010年1月中旬,一些网站以《吴敬琏:仇富的浪潮从本质上说有利于腐败分子》为题,刊登了吴敬琏在最新一期《人民论坛》杂志发表署名文章(以下简称吴文)。吴文主要基调是为生产资料私有制(表现形式是私有企业,而吴敬琏则掩饰称为民营企业)表功摆好,掩盖它必然产生对工人阶级的剝削,并产生社会两极分化、贫富悬殊的真相。另外,吴文又将生产资料私有制下资产阶级对工人阶级的剝削,并产生贫富悬殊的阶级利益冲突矛盾,劳动大众对剝削、贫富悬殊的仇恨,污称为仇富,把劳动大众反对剝削,反对剥削造成贫富悬殊的正当行为,丑化为红眼病似的仇富行为。

吴文说:

【“民营企业有几条很重要的作用,包括它是市场经济的基础;是就业的主渠道,是技术创新的主要来源,有利于改善收入结构等”。

这儿吴文将资本主义私有企业(吴文称为民营企业)描述得一片和谐美好,掩盖了资本主义企业的残酷剝削等事实。

我们知道,私有企业的老板们属于资产阶级。剝削雇佣劳动者以攫取剩余价值,是资产阶级的本性,是其办私有企业的目的。因此我们从未听说过私有企业“有利于改善收入结构”的这种特征,却知道剝削劳动者是其特点。

吴敬琏编造出一个吹捧资本主义私人企业“有利于改善收入结构”的观点,却不能举出有关经济统计数据或事例,来支持自己的市场经济下民营企业(主流经济学家用“市场经济”、“民营企业”等字眼掩盖资本主义实质)“有利于改善收入结构”的观点;甚至不能用简单道理说明,私有企业是如何“有利于改善收入结构”;更不能说明私有企业到底是改善某小部分人的收入,还是改善企业绝大多数人的收入。

但在私有企业占绝大部分的我国,贫富悬殊极其严重,这贫富悬殊结果,与占全国企业绝大部分的私有企业对劳动大众的剥削沒有关系?与私有企业的收入分配没有关系?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的名为《劳动者报酬占比考察经济体健康度》的文章,据国家统计局资料计算,

【“在1995—2007年间,……剔除社保福利缴款后,劳动者实际取得的收入在GDP中的比重从1995年的49.8%下降到2007年的40.9%,下降8.9个百分点。如果将社保福利收入看做当期可支配的劳动收入,则可支配劳动收入占比从51.2%下降到44%,总计下降7.2个百分点。”

由于以前计划经济时代,劳动者不必用工资徼纳社保就享受医疗基本全报销(只有要用极少数昂贵药不报销)、退休工资等待遇;而市场经济下劳动者要用工资徼纳社保,却只能享受比计划经济下更差的医疗报销待遇,因此意味着在1995—2007年间,劳动者实际取得的收入在GDP中的比重下降,比8.9个百分点还多。

由于现在拿工资的都属“劳动者”,资本家做为董事、总经理等高管,也在企业拿高于一般员工十几倍、几十倍的工资(英国汇丰银行控股的中国平安保险公司总裁马明哲,有一年年薪6000多万)。如把这部分“劳动者”的工资去除,真正劳动者的收入在GDP中的比重将下降更多。由于大规模的公有企业私有化是上世纪90年代开始的,因此可以说,在我国企业从主要是公有制企业,转为主要是私有制企业(即吴说的民营企业)后,劳动者收入在GDP中的比重急剧下降。因此统计数据说明,私有企业大量产生,其收入分配不利劳动者,有利于资本家。统计数据无情揭露吴敬琏关于私有企业“有利于改善收入结构”说法的虚伪。如果说私有企业改善谁的收入,那很明显,使资本家收入大大增加,使劳动者收入状况相对于资本是大大恶化了。这种私有企业使资本、劳动二者收入两极分化的状况,在私有企业占企业总数的绝大多数的美国,也是照样存在。

1992年3月,美国国会预算局发表的一份报告说,从1978年到1989 年的几年间,美国占家庭总数1%的最高收入家庭的收入增长了77%,占家庭总数20%的收入最低家庭的收入却下降了9%,占家庭总数20%的较低收入的家庭也下降了1%。在美国总共6600万个家庭中,在这几年里有2460万个家庭的收入减少了,不仅没有分享到美国经济发展成果,反而情况恶化了。在这几年里,美国家庭纳税后的总收入在扣除通货膨胀因素后净增了7,400亿美圆,其中96%被收入较高的20%的家庭所占有,而收入最高的1%的家庭又占7,400亿美圆的60%。而占美国家庭总数80%的劳动者家庭,却只获得这增加的7,400亿美圆的4%。因此私有企业“有利于改善收入结构”的结果就是:美国经济发展的成果,就是这样几乎全被富人所占用。

1996年3月29日,美国最大的资产阶级报纸──《纽约时报》报道,兰德公司经济学家林恩.卡罗利在最近一期《牛津经济政策评论》上发表文章说,90年代以来美国收入差距扩大趋势进一步加快。在美国最富有者收入迅速增加的同时,占人口10%的美国穷人1993年的收入比1989年下降14%,占人口50%的美国一般人(这中间包括大量的“中产阶级”)1993年收入也比1989年下降8%。

美国《芝加哥论坛报》1999年9月6日报道说,在过去20年中,几乎所有工人的实际工资都有所下降,而个人年工作时间比1980年多83小时,增加近4%。1999年,美国国会预算局公布的统计显示,1977年占美国总人口1%(200多万人)最富有人口的收入相当于4900万低收入美国人的收入总额;而1999年前者的收入相当于1亿低收入美国人的收入总额。最穷的20%的美国家庭的收入在美国家庭总收入比重由5.7%降低4.2%;而1%最富家庭所占比重由7.3%上升到12.9%。因此,我们可以看出,在被吴敬琏吹捧为市场经济楷模、私有企业占企业总数的绝大多数的美国,即使在官方的、极可能有掩饰贫富悬殊状况的统计数据中,其国民收入的大部分也都被资产阶级攫取,劳动大众的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比重则越来越小。

虽然吴先生鼓吹私有企业“有利于改善收入结构”,但是,来自美国资产阶级的统计数据,也并没有给吴先生的面子,还是给吴先生一记重重的耳光,揭露资本主义经济(这种经济必然以绝大多数企业是私有企业的形式存在)的收入分配是:国民收入的越来越大部分被资产阶级攫取,劳动大众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比重则是越来越少。资本主义私有制必然产生的收入分配的这种结果,又必然使资本主义生产无限扩大的趋势和亿万劳动群众购买力相对缩小之间的矛盾加剧,市场扩大远赶不上生产的扩张,最终导致生产过剩危机的发生。马克思指出:

【“一切现实的危机的最后原因,总是人民大众的贫困和他们的受着限制的消费,但与此相反,资本主义生产的冲动,却是不顾一切地发展生产力”(《资本论》第3卷人民出版社,1966年版,第561页)

资本主义世界隔几年就发生一次经济危机,以及我国最近十几年不断地讲内需不足,不断要刺激内需来避免危机,其实都是私有企业剥削劳动大众,从而收入分配不利于劳动大众的结果。

实际上,即使按吴敬琏最热衷鼓吹的市场经济理论(因为吴敬琏最热衷鼓吹按市场经济理论行事,而被民众称之为吴市场),也无情地批驳着吴文关于资本主义企业“有利于改善收入结构”的温馨、和谐描述,揭露吴市场想用这温馨、和谐描述,来掩盖生产资料私有制(它表现为私有企业)造成收入两极分化、贫富悬殊的社会丑恶状况。

吴市场等主流经济学家常说,市场经济下市场主体追求利益最大化。这个理论观点的出现,是因为资本对劳动的剥削、压榨表现出的资本的贪婪、残酷是掩盖不了的,为此,资本豢养的经济学家(包括我国这些主流经济学家)就只能对其进行无害化的、“合理”的解释。因此,市场经济下市场主体追求利益最大化,不过是资产阶级学者对资产阶级对劳工的剥削、压榨等损害他人利益的贪婪行为,进行淡化、粉饰处理的说法。

但是,即使不从资本对劳动剥削、压榨的真实阶级关系出发,而是从主流经济学家也经常念在口上的、市场主体追求利益最大化这种粉饰性说法出发来分析,也可得出这样的结论:市场经济的主要、强势的市场主体——企业(实质是资本家),在其与弱势的市场主体——劳工的关系上,资本追求利益最大化,必定将劳工的工资压得尽量低,使自己获得尽量多的利润。因此,从吴市场等平时宣扬的市场经济下市场主体追求利益最大化观点出发,进行分析可以知道,这时能实现吴敬琏所说的“有利于改善收入”的是资本家们,它使资本家们的收入在国民收入中占更大的比例。而这意味着工人阶级的收入在国民收入中所占比例趋于减小。这种收入的两极分化,贫富悬殊增加,根本不会“有利于改善收入结构”,只会使社会收入结构恶化。吴敬琏似乎认为用资本主义私有制“有利于改善收入结构”的美丽谎言,就使人们看不到生产资料私有制使收入两极分化、贫富悬殊的社会丑恶状况。

另外,在吴敬琏主编的一部工具书中,也可见到有关市场经济将造成贫富悬殊这样的论述。而市场经济造成贫富悬殊,实质是所谓市场自由情况下,强势的市场主体——企业(实质是资本)自由剝削弱势的市场主体——劳工造成。因此所谓市场经济造成贫富悬殊,实质是资产阶级剝削劳工造成贫富悬殊。

“在个人收入分配等方面,通过市场体系难以实现社会认为的公平。……由于市场经济决定的个人收入的分配往往形成很大的不均等。而且对于那些缺乏挣取收入能力的人以及找不到工作机会的人,市场体系也不能提供支持或者维持他们的生存。这在西方经济学中也称之为市场失效,认为需要政府干预,采取措施来减轻市场经济中收入分配不公平程度,以及对不能维持生活的人给予一定的接济,以防止社会的动乱。”(吴敬琏、张卓元主编《中国市场经济建设百科全书》第17页,北京工业大学出版社1993年12月出版,)
“政府对经济的作用则表现在对国有化经济的控制和对整个国民经济的规划和宏观调节,设法减轻或者消除市场机制自发调节所带来的由收入不均所造成的贫富悬殊、大量失业和过度的通货膨胀,以保证资本主义制度下社会各阶层人民的生活都得到一定的保障和资本主义经济的稳定发展。”(上书的第57页)

上述吴敬琏主编书中关于“市场经济决定的个人收入的分配往往形成很大的不均等”等说法,掩盖了资产阶级对工人的剝削,是社会贫富悬殊、“个人收入的分配往往形成很大的不均等”的根本原因。但它承认在私有企业占绝大多数的资本主义社会,收入是“很大的不均等”,是贫富悬殊,根本不存在吴敬琏现在所讲的私有企业“有利于改善收入结构”。因此可以说,吴敬琏多年前主编的工具书,扇了现在的吴敬琏一记耳光。另外,不管人们从生活经验、统计数据、吴氏宣传的市场主体追求利益最大化观点和吴氏上述工具书讲述出发,都知道:吴敬琏企图转移目标,企图用私有企业“有利于改善收入结构”的谎言,转移人们对私有企业剝削造成收入两极分化、贫富悬殊的关注和认识。

吴敬琏号称经济学界的良心,但从经济统计数据、吴氏宣传的市场主体追求利益最大化观点和吴氏上述工具书,把他那私有企业“有利于改善收入结构”的谎言批驳得体无完肤的惨相看,他已无一点道德良心。看来,这是吴先生吹捧有利于资本的私有化太卖力而付出的代价。为了维护资产阶级利益,为了维护自己鼓吹私有化、市场化的“著名经济学家”慧眼独具的正确形象,他不敢否定自己近些年的言行。他不但不敢谈大家公认的资本家剥削劳动者、私有化和市场经济损害劳动大众利益的“缺点”,他还要将这些“缺点”打扮成具有造福人民的“优点”(说私有企业“有利于改善收入结构”)向人民兜售。吴敬琏似乎只能这样走下去而不顾历史的真实,不顾劳动大众的利益。吴敬琏这种类似表演,我们肯定在以后仍将看到。

【叶劲松,天空彩票大全专栏学者。】

「赞同、支持、鼓励!」

天空彩票大全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s://www.340ma.com/theory/201810/451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