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ios版二维码

男性所占比例过高的制造业正在衰退,这导致许多适龄男工退出了劳动力行列。房市泡沫的破裂进一步减少了工人——特别是没有本科学位的工人——的就业机会。还有更多的男性因为大规模的关押离开了劳动力大军。在美国,共计有200万人被监禁,被监禁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比其他任何一个国家都要高。许多曾经被监禁的人离开监狱后苦苦寻找工作。在以大量需要商品和工人为特征的紧缩经济中,雇主也许会愿意雇佣曾经的罪犯,但这是有上限的:就算在经济繁荣时,公司拒绝雇佣有犯罪记录员工的比例也和雇佣其它员工的比例持平,意味着紧缩经济只能部分挽回高监禁率导致的长期经济损失。
【原编者按】本文作者杰森·福尔曼(Jason Furman)是哈佛肯尼迪学院经济政策实践教授,2013年至2017年期间担任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文章表明,20世纪60年代之后,由于经济危机的影响,美国适龄男工的失业率近几十年来一直在缓慢上升。制造业衰退、羁押率过高、缺乏就业辅助以及严格的土地使用限制政策等都是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之一。对此,作者提出可以实施扩张性货币及财政政策以扩大市场需求,并呼吁美国的政策制定者从根本上重视适龄男工的失业问题。

《外交事务》:金融危机十年后,美国工人仍未找到工作

图为网站文章截图

图片来源: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united-states/2019-09-19/american-working-man-still-isnt-working

《外交事务》:金融危机十年后,美国工人仍未找到工作

图为2019年9月25日,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成员在位于密歇根州底特律的通用汽车底特律-哈姆特拉姆克组装厂举行罢工。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美国正经历自己有史以来最长的经济复苏期。从2008-2009年金融危机的低谷开始,这一缓慢向上的趋势至今已进入第11个年头。美国工人的就业率已经连续107个月上升,是过去记录的两倍多,并且失业率将在不久后降至过去50年内的最低值。虽然如此,仍有一个重要的经济指标未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适龄(即25至54岁之间)男工的就业率。

在经济衰退前夕的2007年底,12.8%的适龄男工没有工作,但现在这一数字上升到了13.7%。该群体的总体失业率(headline unemployment rate)从4%下降到3.1%,但这仅仅是因为许多人放弃了找工作。当他们不再积极寻找工作时,也就失去了被计入到“失业者”中的资格。甚至相反,政府给他们贴上了“脱离劳动力”的标签。这一做法虽然降低了失业率,对经济的打击却不亚于从前。

大量适龄男工从劳动力中流失,不仅降低了整体劳动参与率,而且扩大了(已经非常庞大的)失业者的队伍。总计有850万25至54岁之间的男性或是找不到工作,或是不再寻找工作。不参与劳动不仅仅意味着丢掉工资或是GDP下降,更使他们缺乏尊严和生活满意度——这两者反过来又会危害到这些失业男性所属的社区。

88必发9999

市场的每次起伏都会引起劳动力构成的变化:新类型的工人入局,相应的其他人出局。经济繁荣的时候,部分人提早退休或成为全职父母,剩下的人被大量的就业机会和更高的薪酬前景吸引着进入劳动市场。经济衰退时也一样,一部分待就业者对找到另一份工作的前景感到沮丧,以至于完全放弃寻找工作,另一部分则为了维持生计进入就业市场。

当整个阶层的工人被挤出劳动市场或被系统地剥夺找到工作的必要条件时,这样的转变才成为一个问题。在这方面,适龄男工呈现的趋势尤其令人不安:自20世纪60年代末以来,每一次经济衰退都伴随着可预见的失业率增长;除了一次之外的每一个随后的复苏期中,失业率都无法在下一次经济衰退来临前恢复到以往水平。因此,美国适龄男工的失业率近几十年来一直在缓慢上升——从20世纪50年代最低的4%上升到今天的近14%。

《外交事务》:金融危机十年后,美国工人仍未找到工作

图为1948-2018年适龄男工的失业率趋势,由本文作者杰森·福尔曼根据美国劳工部的数据计算得出

图片来源:Foreign Affairs

男性所占比例过高的制造业正在衰退,这导致许多适龄男工退出了劳动力行列。房市泡沫的破裂进一步减少了工人——特别是没有本科学位的工人——的就业机会。还有更多的男性因为大规模的关押离开了劳动力大军。在美国,共计有200万人被监禁,被监禁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比其他任何一个国家都要高。许多曾经被监禁的人离开监狱后苦苦寻找工作。在以大量需要商品和工人为特征的紧缩经济中,雇主也许会愿意雇佣曾经的罪犯,但这是有上限的:就算在经济繁荣时,公司拒绝雇佣有犯罪记录员工的比例也和雇佣其它员工的比例持平,意味着紧缩经济只能部分挽回高监禁率导致的长期经济损失。

和其他工人一样,适龄男工并没有受到足够的培训和求职援助;此外,不同州之间所需的执业执照也是不同的;土地使用管制拉高了受欢迎地区租金——这些要求降低了工人的流动性,也使换工作变得不同寻常地困难。

改变者与被改变者

2016年,我写下了这些有关持续低迷的美国劳动参与率的文章【文章信息见文末备注】。从那以后,美国劳动力市场的表现超出了我的预期:尽管美国达到退休年龄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越来越高(这一趋势本来可能提高失业率),但总体失业率处于下降趋势。

总失业率减少的主要原因是妇女和老年工人的就业率在上升。(由于工作场所不灵活、儿童保育服务差、没有带薪休假和早期教育补贴,美国适龄女工的就业率仍然比欧洲的同龄人低得多,但是这一差距近年来有所缩小。)不过,与同龄女性不同的是,美国适龄男工不但没有获得优势,反而失去了优势。

2008-2009年的金融危机再次表明,扩大需求是改善劳动力市场的最佳途径之一。高需求有助于提高工资和增加就业。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可以实施扩张性货币政策,保持低利率以刺激消费者借贷,进而刺激需求;同时,政府可以通过减税或增加支出实施扩张性财政政策。失业率可能不会从目前的3.7%下降太多,但总体劳动参与率可能会更高。当就业率上升时,全行业的工人也会切身感受到实际工资的增长。

《外交事务》:金融危机十年后,美国工人仍未找到工作

图为位于美国华盛顿的美联储总部

图片来源:PBS News Hour

刺激需求是很重要的,但在某些时候,这一做法会遭遇结构性限制。因此,解决导致适龄男工高失业率的根本原因至关重要。联邦和州政府需要在改善教育、职业培训以及基础设施等方面投资,必须控制土地使用管制并改革限制求职者的执业执照制度,还应该试图改善刑事司法系统。扩张性货币和财政计划可以缓解因政策不足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却无法根本解决这些问题。

就业不平等可能是各种不平等中最有害的一种。21%的高中及以下学历的适龄男工或是失业,或是停止找工作,却只有8%的学士或以上学位的男性处于相同的处境。当然,中等收入群体工资增长缓慢,高收入群体却工资飞涨,这也让我感到困扰。这是一种严重的不平等形式,必须立即予以纠正。相比之下,适龄男工失业的社会后果不明显得多,但也同样具有毁灭性。

被排斥在劳动力队伍之外会影响一个人的尊严、社区归属感和更广义的幸福感,这些影响远不能用金钱衡量。我很高兴,美联储正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来修补几十年来累积的损失,但是现在也到了美国决策者把男性工人的工作放到更重要位置的关头了。

文中文章信息:

Jason Furman, The Truth About American Unemployment: How to Grow the Country’s Labor Force, Foreign Affairs, Jul./Aug., 2016 Issue.

网络链接:

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united-states/2016-06-13/truth-about-american-unemployment?campaign=JA16-Furman&t=1466092026

翻译文章:

Jason Furman, The American Working Man Still Isn’t Working: Our Economic Recovery Has Left Many Behind, Foreign Affairs, Sep./Oct., 2019

网络链接:

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united-states/2019-09-19/american-working-man-still-isnt-working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法意读书”,北京大学法学院2018级法律硕士、本科毕业于南京大学英语系张润翻译,授权天空彩票大全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天空彩票大全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外交 美国 工人

原标题:《外交事务》:美国工人仍未找到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