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优惠活动办理大厅

中国文化并不落后,更不“劣根”“专制”。中国文化的核心概念——仁、义、为民,完全可以对等西方文化的核心概念——人权、自由、民主,双方并无高下优劣之分。“为民”和“公天下”的中国式大一统中央集权,是中国政制的根本铁则,善莫大焉,简单将其比附成西方历史的小国君主“专制”,毫无根据。科技落后,并不等于文化落后。不是文化落后要挨打,而是军事落后要挨打。整个我们对西方“正史”、对中国自己历史的知识体系,都应当推倒重来。
注:本文是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首都师范大学特聘教授河清为《重返中国》丛书作的总序,该丛书第一本河清先生的《破解进步论——为中国文化正名》已经由中央编译出版社2012年10月出版。此文也被边芹的《谁在导演世界》选为篇首序言。

河清:魂兮归来,重返中国!——《重返中国》丛书总序言

百年中国,是一个文化上丧魂落魄的中国。

人无魂,行尸走肉。国无魂,国将不国。

六十年前,伟人毛泽东向世界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中国终于走出饱受西方列强掠夺欺凌的悲惨境地,赢得了国家主权独立。六十年的和平,没有受欺挨揍了,来之不易,绝非众多福不知福的知识“精英”无意识的那样自然天然。

六十年中国人民辛勤建设,曾经如一滩烂泥任人践踏的国度,如今已成为具有一定经济实力的国家,甚至有人在谈论中国的“崛起”……

然而细观之下,今日中国依然在文化上丢魂失魄,没有自己的文化之魂!用时髦话语说,中国没有自己的文化“软实力”。政论学理,都是西方话语。朝野上下,一片美国鹦鹉。一切皆以西方“普世价值”为归依。

文化上的无魂状态,导致了中国知识“精英”膜拜西方的文化迷狂。这是今日中国最凶险的祸根所在。每时每刻,中国都面临被文化“精英”引向崩溃的危险。

88必发手机官网登录

鸦片战争,惊魂伊始。甲午战败,八国联军,终于魂飞魄散。五四运动打倒孔家店,荡然无魂矣!

自五四以至今日,中国读书人几乎人人皆曰中国历史专制、中国文化落后,解救之路只一条:全盘西化(美国化),美其名曰“现代化”。

中国文化“精英”自绝于自己文化,全身心拥抱西方文化,二十多年前的一套《走向未来》丛书,还有电视片《河殇》可谓登峰造极。西方即“现代”,西方即“未来”。中国的文化“精英”们西向而跪,口中念念“走向未来”,“走向世界”,痴痴然神往西方,魂迷西方。

被人打败了就认人家文化高明,问题未必尽然如此。中国历史上,汉家王朝两次被外族打败,读书人们并无文化自卑。西方历史上,德意志诸邦,当初被拿破仑大军横扫,那里的文化人也无自卑,反而激起了他们去文化寻根,唤醒他们的“民族”意识,甚至面对侵略者涌出一种文化自豪和优越感(赫尔徳等人的“文化民族主义”)。因此,纯粹的军事失败,不是造成中国读书人在文化心理上如此溃败的根本原因。

事实是,西历1500年以来,西方列强对非西方民族进行军事侵略、经济掠夺和种族灭绝(北美澳洲)的同时,还伴随一种“文化灭绝”政策。

这种文化灭绝,对弱势族群是直接剥夺其语言文化,代之以西方语言和宗教。而对中国和伊斯兰等更深厚悠久的文化,西方文化卫道士们采取了美化自己、污蔑对方的策略,诱使这些民族毁弃自己的文化,转而崇拜西方文化,心悦诚服地接受西方“普世价值”的统治。

整个一部我们今天在大学、图书馆和媒体读到的西方史或世界史,是西方人肆意打扮、然后向我们灌输的历史。一部几百年充满血腥的西方暴发史,被美化成自古就高贵、自古就理性、举世野蛮我独文明的历史。

河清:魂兮归来,重返中国!——《重返中国》丛书总序言

这是一部人类知识史上最大的伪史,其笔法叫“进步论”,也就是中国知识精英迷入膏肓的社会进化论”西元1780年左右,社会进化论在西方出现之时,即是西方文人编撰伪史之始。

“社会进化论”衡量一个社会的标准,只论物质技术、经济基础或生产力水平。一个社会的物质经济水平高,其文化就先进。物质经济水平低,其文化也落后。根据“社会进化”的学说,西方文明上接古希腊文明,继而文艺复兴,“进步”最快,最先到达“现代”。全世界独有西方历史是文明正史,照耀着“文明”“理性”光辉,其余人类,包括中国,皆处于原始、野蛮的黑暗状态,需要西方“文明”去“普世”。这就是西方向全世界芸芸众生一直灌输的“正史”说法。

百年前,在中国被西方列强百般欺凌的悲风凄雨中,严复将社会进化论——“天演论”引入了中国。从此,社会进化论一统中国知识界天下。中国读书人开始自认愚昧、落后、劣根。中国物质既落后,文化必然“落后”,历史当然也“专制”。更有甚者,中国读书人还反用了社会进化论:是中国文化的落后,才造成中国政治、军事、物质经济的整体落后。(如今,这种“文化决定论”又时髦成了“政治制度决定论”,一切皆怨政制)

百年来,正是社会进化论给中国人带来的文化自卑感,根本地诱使中国人丢掉了自己的文化之魂!社会进化论已成为中国知识分子真正的精神鸦片,深度熏毒在朝在野的中国知识精英,致使今日中国在文化上依然跪着,没有站起来!

对这部社会进化论的西方伪史,一些有正义感的西方学者早已进行批判。五十年前,法国文化人类学家列维-施特劳斯,揭露社会进化论独尊欧洲文化“进步”,别人是“停滞不动”的文化,实质上是欧洲“种族中心主义”(《种族与历史》)。

最近国内出版的英国历史学家约翰·霍布森(JohnM.Hobson)的《西方文明的东方起源》(1),更是大破欧洲中心主义历史观,以翔实的史料告诉我们:西历500-1800年期间,是一个“东方全球化”时期。这期间,是东方文明主导世界。中华文明和伊斯兰文明在农业、工业、科技等方面长期领先于西方

西方文明不是象孙悟空那样从石头缝里自己蹦出来,自生自长。被奉为西方历史文化源头的古希腊文化,并非当地原创,而是深受东方文化和古埃及文化的浸濡。毕达哥拉斯的数学和几何学定理,渊源于古伊拉克。后来意大利的“文艺复兴”不只是从阿拉伯伊斯兰文献中发现了古希腊文化,而是同时大量吸收伊斯兰科技知识。哥白尼的日心说,不仅古埃及著作早已有之,伊斯兰学者沙蒂尔(ibnal-Shatir)在哥白尼之前150年也已提出。

航海技术本是中华文明的发明,伊斯兰也做出贡献。伊斯兰航海家伊本·马吉德,早在葡萄牙人达·伽马之前就绕过好望角,沿西非海岸进入地中海。伽马去印度,也是一位伊斯兰人做领航员。近年更有英国海军领航员孟席斯(G.Menzies),考证出郑和不仅到达东非海岸,还绕过好望角,在西历1421年到达美洲。(2)

中国在宋代就发生了一场工业奇迹和军事技术的革命。中国的钢铁产量,甚至印度的钢铁产量长期领先欧洲。“1788年英国的钢铁产量,仍低于中国在1078年的水平。”(霍布森)西历1600年以后,随着西方耶稣会士来到中国,将中国发明的马颈轭挽具、铁制铧犁、风车、条播机等传回欧洲,引起了欧洲的农业革命。英国的“工业革命”,也有技术上的“中国起源”。

西欧地区长期作为世界文明圈的边缘和后发地区,大量吸收借取了中华文明和伊斯兰文明的成果和科技恩惠。许多被当作西方独创的科技成果,其实都借取自中华和伊斯兰文明。只是在最近两百年,西方消化改进其他文明的科技成果,实现科技领先,尤其依靠对全球的帝国主义军事征服和殖民掠夺,才暴发起家。

西历1500年,西方“正史”称意大利发生了一场“文艺复兴”运动,复兴古希腊古罗马文化。其实当时的西欧,与古希腊八竿子打不着。时间上,古希腊文化湮灭已久,典籍流落在伊斯兰阿拉伯的图书馆里。地理空间上,希腊属于都城设在今日土耳其、信奉东正教的拜占庭帝国(至今“西方文明”还打压“东正教文明”)。显见的事实是:西欧与古希腊本无历史”关系。古罗马文明虽然发生在意大利,但已彻底覆灭,只留下一些石头的遗迹

因此,所谓的文艺复兴”,实际上是一个“文化认祖”事件——指认古希腊作为自己历史文化的始祖。其风马牛,好比有胡人血统的唐朝李姓皇帝,硬要攀认一千余年前姓李的老子为祖宗,然后将从老子到李皇帝中间一大段空白叫“中世纪”。当时西欧最靠近东方的意大利人,从阿拉伯人和拜占庭人的文献里,惊奇地发现古希腊文化有“以人为本”这一说,于是借“复古”来要求“以人为本”,因为当时的西欧非常不“以人为本”,非常没有人权自由。

在长达一千年的所谓“中世纪”,西方邦国林立,强盗横行,民不聊生,瘟疫蔓延。那一轮又一轮的十字军“东征”,其实是打着宗教旗号,一次又一次西方的“倭寇”到东方来烧杀抢掠,到处屠城。那些个国王邦主,不过是一些“倭寇”强盗头目而已。(直到英国伊丽莎白女王,还跟海盗合伙做生意,人称“海盗女王”)农民们只好依附有城堡保护的贵族领主当农奴。中世纪封建制下的农民是一种真正的农奴或奴隶制。绝望之下,宗教盛兴。所以当时欧洲人到处都拼命垒石块,建造向上天飞升的哥特式教堂。

从西历1500年左右起,欧洲西部几百个野蛮小邦国,从意大利开始,借助东方阿拉伯文献,攀认已死灭的古希腊文化,终于开始了自己的文明历史。

既然古希腊文化与西欧没有直接延续的关系,没有开头,也就无从谈起所谓“中世纪”(MiddleAges中间时代)。硬攀别人为始祖,究竟有些牵强。因此严格地说,西方自己的文明史,大致开始于西历1500。就是说,西方文明史不过500年,开始于中国明朝中叶。

而中国文化,是一个非常早熟的文化。智慧,中庸、圆融,不走极端,极其人情人性(没有西式上帝),并历久不绝。中国的历史,大体上是一部相当文明的历史。(3)

中国文化把“和”字推到至高无上。道家与天和,儒家与人和,佛家与己和。人与自然、与社会、与自己,万物“共和”。“太和”成为中国皇宫主殿的名字,意味深长。

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管理思想,早在先秦就已显示了高度的智慧。荀子和孟子的“为民”(民本)政治学说,是人类政治文化中的奇葩,为中国文化所独有,于今依然影响着中国的政治现实。

荀子把君民关系比作舟水关系,“水之载舟,水之覆舟”,千古妙喻。一部《孟子》,把君与民、政府和百姓的关系说透讲绝了。

管子的“轻重”之术,旨在国家的经济管理,是“政治经济学”的瑰宝。政府储备粮食的“常平仓”制度,堪称一项伟大的经济管理的创举。

秦朝就完成的行政中央集权(郡县制),是非常“现代”的社会管理形式,西方只是到了现代民族国家才告完成。选贤与能的科举制,摧毁了贵族,平民也能进入社会高层,使得中国社会长期享有广泛的社会平等。

明朝内阁,是西方现代内阁政府的模仿原型。西方现代公务员制起源于模仿中国科举制,更是西方学界所公认。

中国的诗文之丰富,汉语之精妙,无与伦比。中国艺术之精雅,丝绸陶瓷之高贵,园林建筑之优美,都是人类智慧的杰作。

西历18世纪,西欧诸国盛行“中国风”。中国是整个西欧社会神往的人间天堂,就像今天芸芸国人神往美国一样。不仅中国的茶、丝绸、陶瓷、中国式“花园”风靡英法,而且中国社会的“开明君主”、文人当政、社会平等、宗教宽容等,也对西方启蒙运动高扬“理性”概念、批判君主专制和宗教不宽容,发生重大影响。法国启蒙大家伏尔泰崇拜孔子,把孔子像供于书房。人称“欧洲孔夫子”的法国思想家魁奈,尤其崇尚中国“无为而治”的思想,将“无为”翻译为“放任”(laissez-faire),后来这个法语词风行英语世界,成为英国亚当?斯密和边沁的“自由主义”的直接来源。

在西历1780年之前,西方人一直崇拜中国文化。只是在西历1780年之后,一些西方文人逐渐泛起西方文明优越感,抛出各种版本的欧洲中心主义。进步论(社会进化论)宗师孔多尔塞,明确把英法两国作为人类最“进步”的文明。另一个进步论的重要人物黑格尔,也把中国说成是在“历史”之外,没有“进步”,一个“停滞的帝国”。

整个西历19世纪,西方一片西方中心主义论调,全世界只有西方“进步”“文明”,其余亚非拉美,伊斯兰、印度、中国、日本等地,都是“野蛮”。中国被说得一团漆黑,不仅“停滞”“封闭”,而且“专制野蛮”,中国人也不断地被描绘成一付愚昧、迷信、邪恶、“劣根”的形象。

可悲的是,近代中国知识精英,尤其五四时期,全盘接受了西方灌输的西方“文明”、东方“专制”的伪史说法,痛感中国文化的“劣根性”,全面否定中国文化,要求“全盘西化”。

西方帝国主义新秀美国,为了在文化上教化中国,最深谋远虑地用庚子赔款在中国办教育(“詹姆斯(EdmundJ.James)备忘录”),近百年来在中国培养了一代又一代亲美崇美的知识“精英”,把美国作为人类正义、文明的道德化身,根本不知美国在世界上好话说尽、坏事干绝的真相。美国当年对印第安人搞种族灭绝,蚕食墨西哥、侵占菲律宾,二战时美国财团扶持希特勒,抗战最初三四年,美国向日本出口钢铁和航空汽油,公然支持日本侵略中国,如今又打伊拉克占阿富汗,C形围堵中国在黄海南海挑事……去看看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乔姆斯基(N.Chomski)对美国累累恶行、斑斑劣迹的揭露吧!只是这些恶行劣迹绝少出现于主流媒体。

二战以后,犹太—盎格鲁财阀控制的世界主流媒体,给全世界进行了洗脑。这些主流媒体延续了西方中心主义老调,换成西方“自由民主”、东方“专制独裁”的冷战说法。中国的亲美知识“精英”,只会转口重复西方主流媒体对共产主义的清算,对中华民族伟大的民族英雄毛泽东、对中国革命、对新中国前三十年的建设成就,夸大其失误,进行恶毒的妖魔化。对抗美援朝这场中华民族第一次打败西方列强的伟大立国战争,也长期媒体静音,不许纪念和赞扬,唯恐“友邦惊诧”,得罪了美国主子!

这些知识“精英”相当一部分位居政府要职,被美国的“全球化”口号灌了迷魂汤,将国门洞开。现如今,中国28个主要产业,21个被外资操控。千万亿美元拿去买美国债券,穷人借钱给富人花。尤其中国金融业的开放,让外资大规模进入中国银行业,国际金融资本直接插入中国的血管吸血,国危乎!

这些知识“精英”,亲美国之所亲,仇美国之所仇,一如既往地文化自卑,文化自虐,只会几十年如一日叨叨西方“民主”中国“专制”二分法,根本不了解西方和中国的真实历史,无视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巨大的文化历史差异。

这些宣称要对中国百姓启蒙的知识“精英”,其实自己已被西方主流媒体洗脑,迷信西方“正史”,陷于一种真正的新蒙昧主义

中国文化并不落后,更不“劣根”“专制”。中国文化的核心概念——仁、义、为民,完全可以对等西方文化的核心概念——人权、自由、民主,双方并无高下优劣之分。

“为民”和“公天下”的中国式大一统中央集权,是中国政制的根本铁则,善莫大焉,简单将其比附成西方历史的小国君主“专制”,毫无根据。

科技落后,并不等于文化落后。不是文化落后要挨打,而是军事落后要挨打。

整个我们对西方“正史”、对中国自己历史的知识体系,都应当推倒重来。

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一个在文化上自侮的民族,是永远没有希望的,更遑论“复兴”。

中国人再也不应该无知地轻贱自己文化,膜拜别人的文化。

如果今天的中国人还不能真正反省百年中国的文化自卑,反省百年中国在文化精神上丧魂落魄,那将是我们的失责和罪过。

新中国已过了60年一个甲子,激烈否定自己文化的五四运动也已过去90年,一个半甲子。应该有一个历史的转折了!

面对新蒙昧主义笼罩的中国知识界,本丛书殷殷呼唤:魂兮归来,重返中国!

中国被西方教化日久,重归自己的精神家园、重续自己的文化根脉,一定充满困难曲折。

但重归故乡之路,必定亲切,充满了惊喜……

河清 庚寅仲夏于杭州

注释:

(1)约翰·霍布森:《西方文明的东方起源》,孙建党译,山东画报出版社,2009年

(2)加文·孟席斯:《1421:中国发现世界》,师研群译,京华出版社,2005年。

(3)“精英”们马上会说中国历史充满战争暴力。但美国大学者亨廷顿正告:整部欧洲历史,“战争是常态,和平是非常态”。长期像马赛克那样分裂的欧洲,才是一部真正意义充满战争杀戮的历史。即便是古希腊文化,实行奴隶制,极其好战(奥林匹克运动只是培养战士),也更多是一种“武化”,而不那么“文化”。

「赞同、支持、鼓励!」

天空彩票大全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中国 毛泽东 革命

原标题:河清:魂兮归来,重返中国!——《重返中国》丛书总序言